菜鳥自提點香港地址 > 推薦閲讀 > 正文

秋自來秋自去

菊淡桂馨、稻黃棉白,一片喜慶是秋;雁歸鶴唳,雨悽風咽,一地殘跡亦是秋。秋自來秋自去,何曾在意人去送。

每年總有這麼幾天,滿城桂花香。院子裏有一排桂樹,在樓上也能聞到甜甜的香氣。街上、綠地裏都有桂花,隨風飄來的香若有若無。在沁人心脾的芬芳中,走路都覺得輕快起來。

最令人期待的是與好友相約去送秋。每年桂花盛時,我們就會去公園,或吟詩填詞,或接龍撰聯,或淺唱輕誦。桂子飄灑,滿地馥郁。我們撿起落花,用手握住,如捧住了一汪清泓,如挽住了一抹温潤。

這樣的送秋已持續了近四十年。一年年地,不管有多忙,不論有多累,無論家事、難事、愁事,都阻止不了我們的腳步。桂花鋪地的那天,我們都會放下所有的羈絆,在金燦燦的秋景中,走成一幅畫。

我們相識已有一甲子,年少時就因愛好文學成了好友。那時,我們互相欣賞,更多的是較勁!我被老師讀了作文,他趕緊寫篇更動人的。我在《兒童時代》發了童話,他立刻去《少年文藝》發故事。得知他去青年宮參加文學創作小組,我馬上報名參加天馬電影廠的劇本學習班……你追我趕,誰都不甘落後!

如果不是世事無常,我們也許會描繪出一幅詩意盎然的長卷,可惜我們語文學得再好,還是未寫成“如果”二字。

在人生之秋,我們終於重逢。時間雕殘了容顏,但偷不走我們的夢!在鋼花四濺中,他“煉”成了詩人。在天涯飄泊中,我寫成了作家。青絲染霜,我們,依然有共同的理想!

幾十年跋涉,無數親人朋友,如掌中的沙,消失了;多少詩情畫意,似風中的蝶,飛遠了。難得還有個知己,可相約去送秋。他為我撿去發上的落葉,痛心疾首地嘆:“你怎能有了華髮!”我笑答:“春的後面不是秋,何必為年齡發愁?”我為他拂落眉頭的塵埃,吟誦他的詩:“而今你也改了容顏,秋雨卻成了你釀就的酒!”相視一笑,春天仍在眼前。從料峭的正月,到酷熱的盛夏;從團圓的春節,到淚盡的清明;從纏綿的梅雨,到心碎的中元……擔心,憂傷,單調,煩雜,哪怕是捱得咬碎了牙,都得過!只因有個滿眼璀璨的秋日,可以忘記這一切,就覺得有了盼頭。在落英翩翩的綠草叢中,我們回憶激越的青春之歌;在和風吹拂的綠樹蔭下,我們搜尋遺落的前行履痕!一年裏,只因有了這一天,日子變得有韻味了!

總以為,這樣的風景年年可看,總相信人如落葉:“縱然有一天被西風打下,美麗也勝過二月的花!”可,眼前依舊燦燦,他卻不會來了。曾經的沉重,終究壓垮了他的傲然。莫名的荒謬,還是揉碎了他的心志。他的世界成了白茫茫一片,再也不記得他鐘愛的詩。任憑我千呼萬喚,他只是迷惘地望着我,眼裏只有茫然!所有的聰慧、才氣、儒雅,都隨風逝去,他兀自返回了童年。

歲月斑駁又是秋,我獨自去了公園,漫步在寂寥的月光下,陪伴我的只有影子。回頭望,小路無盡頭,綠葉已凋零,路邊不知名的甲蟲,搖頭晃腦排成了行,去意徊徨。

菊淡桂馨、稻黃棉白,一片喜慶是秋;雁歸鶴唳,雨悽風咽,一地殘跡亦是秋。秋自來秋自去,它何曾在意人去送!殘花半樹悄無聲,細雨滿天風似愁,從此,我再也不會去了!(葉良駿)

[責任編輯:孫麗榮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註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註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繫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今日內蒙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