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鳥自提點香港地址 > 推薦閲讀 > 正文

秋天的懷念

雙腿癱瘓後,我的脾氣變得暴怒無常。望着望着天上北歸的雁陣,我會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;聽着聽着李谷一甜美的歌聲,我會猛地把手邊的東西摔向四周的牆壁。

這時,母親就會悄悄地躲出去,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偷偷地聽着我的動靜。當一切恢復沉寂,她又悄悄地進來,眼邊紅紅的,看着我。"聽説北海的花兒都開了,我推着你去走走。

她總是這麼説。母親喜歡花,可自從我的腿癱瘓以後,她侍弄的那些花都死了。"不,我不去!"我狠命地捶打這兩條可恨的腿,喊着,"我可活什麼勁兒!"

母親撲過來抓住我的手,忍住哭聲説:"咱孃兒倆在一塊兒,好好兒活,好好兒活……"

可我卻一直都不知道,她的病已經到了那步田地。後來妹妹告訴我,她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來覆去地睡不了覺。

那天我又獨自坐在屋裏,看着窗外的樹葉"唰唰啦啦"地飄落。

母親進來了,擋在窗前:

"北海的菊花開了,我推着你去看看吧。"她憔悴的臉上現出央求般的神色。

"什麼時候?"

"你要是願意,就明天?"

我的回答已經讓她喜出望外了。"好吧,就明天。"

她高興得一會坐下,一會站起:"那就趕緊準備準備。"

"哎呀,煩不煩?幾步路,有什麼好準備的!"

她也笑了,坐在我身邊,絮絮叨叨地説着:"看完菊花,咱們就去'仿膳',你小時候最愛吃那兒的豌豆黃兒。還記得那回我帶你去北海嗎?你偏説那楊樹花是毛毛蟲,跑着,一腳踩扁一個……"

她忽然不説了。對於"跑"和"踩"一類的字眼,她比我還敏感。她又悄悄地出去了。她出去了,就再也沒回來。

鄰居們把她抬上車時,她還在大口大口地吐着鮮血。我沒想到她已經病成那樣。看着三輪車遠去,也絕沒有想到那竟是永遠的訣別。

鄰居的小夥子揹着我去看她的時候,她正艱難地呼吸着,像她那一生艱難的生活。別人告訴我,她昏迷前的最後一句話是:

"我那個有病的兒子和我那個還未成年的女兒……

又是秋天,妹妹推着我去北海看了菊花。黃色的花淡雅,白色的花高潔,紫紅色的花熱烈而深沉,潑潑灑灑,秋風中正開得爛漫。我懂得母親沒有説完的話。妹妹也懂。我倆在一塊兒,要好好兒活……

[責任編輯:孫麗榮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註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註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繫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今日內蒙古